九招

[三鹤山]残响03

这回我偷懒了(明老板式懒癌.jpg)

  在床上躺了那么长时间,就算经过了康复训练也还是觉得关节有点生锈。
  所以山姥切国广很期待能够再次回到这里。
  “辛苦了队长大人~”鹤丸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对了你在医院的时候这里有改建过哦。”
  改建?
  “改建了什么?”
  “这回似乎说是设置了狙击手,添加一部分战斗兵器……”鹤丸扳着手指回想这次训练场改建的内容,“啊总之是根据上次我们的情况和隔壁粟田口收集到的情报改造的。”
  “粟田口……?”
  “嗯,粟田口上次前往地面的时候发现欧若拉他们使用了基因导弹。”三日月也插进了他们的谈话。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摇摇头,“那我们的装备会换新的吗?”
  “给你换了感觉有点浪费。”鹤丸的期待被山姥切无情打碎。
  “啊啊啊啊啊啊三日月快管管你家队长!他是不是药吃多了人也和药一样苦了!”
  “哎呀队长也是你家的吧?”
  紧接着这两个人一个被山姥切的左腿踹了一脚,另一个人被山姥切的右手揍了一拳。
  好疼啊——
  对不起队长大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搞事了求求您不要家暴打伤了仿生手仿生腿修好也要钱啊……
  鉴于队长左腿踹人比以前更疼了,鹤丸想了想还是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滚进去。”
  “队长大人不爱我们了我们两个人要守空房了……”
  [这次训练的目标是清除训练场内所有的β型战斗兵器,同时把C级危险品带出搜索区域]
  “这回……挺简单的。”No.003和No.095看着显示屏,感觉有点意外。
  “总之我先进去啦。”No.130向这两个人挥挥手,踏进搜索区域。
  这回搜索区域是破败的城市废墟,在这里似乎总能发现一些过去的痕迹。只是训练场可没地面那么有意思。
  这座城市看上去似乎是一座工业城市。钢筋混合着水泥的碎块似乎在讲述着过去的繁荣。
  “这次训练不要求清除狙击手,你们两个别浪费子弹。”No.095对No.003和No.130尝试寻找狙击手的行为很无奈。
  “哈哈哈……”No.003企图用干笑掩盖这一切,还没笑完就被一巴掌拍倒在地上。
  一颗子弹凭着冲击力在地上冲出一道轨迹,随后爆开。
  好险。
  “你没事吧?”
  No.003刚爬起来还没来得及拍去身上的尘土就突然对上了No.095的眼睛,他那尘封已久的童年记忆突然被掀开了一角。有个女人锁骨链上的宝石……和No.095的眼睛几乎一模一样。
  “没事。”那种东西现在应该很难再见到了,有点遗憾啊。
  他和No.095找到了一个刚好够容纳两人的死角,蜷起身子窝在里面。
  “别像刚才那样,现在No.130不见了。”No.095扫视了周围一圈,“先削弱对面的战力,这回你带了什么。”
  No.003从腰包里掏出了几个开关模样的装置。
  “β型的话……我这个老前辈没记错它是有个总控制装置的,所以我就想直接扰乱控制装置……”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No.095打断:“快干活。”

[三山]摄影师的号哭

爷爷女装大佬注意,被被摄影师

  1L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我再也不相信女孩子的性别了。
  本人男,是个大学生,偶尔喜欢去漫展拍拍cos,今天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人性别这种东西是骗人的。
  我之前一直很喜欢的一个coser,就叫她M吧,是个lo娘,人气也很高。估计已经有人猜到是谁了吧?其实吧,他是男的。
  是的他是男的男的男的。
  我从两年前入圈到现在一直是心目中的女神级coser,是男的。
  没有任何表情包能表达我的痛苦。
  让我舒缓下我的心情,我等下发下我知道他真实性别的经过。
  2L bikabika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3L 没有广
  这是个北上的故事
  4L 巨像能对空
  这是个被上的故事,我应该知道这个M和楼主是谁了,前几天还和楼主出去拍妹来着。
  5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好了我回来了。
  我勾搭到M是一年前,M那时候在忙很多lolita模特的拍摄所以能来漫展的时间不多,所以一年前的我是非常珍惜M来漫展的这次机会的。
  那时候M和我互相交换了名片同时也在推特上互fo了,所以我就抱着既然都互fo了那么能不能考虑约她出来拍片呢的心理去私戳了M。
  6L bikabika
  看这个语气猜不出是谁(虽然我也是混摄影圈的),好丢脸啊摄影圈大佬都认不齐愧对社团(抱头痛哭.jpg)
  7L 千里共婵娟
  哈哈哈心疼楼主一秒,哎呀这是发在了摄影区吗没什么人来看呢。
  8L 巨像能对空
  ummmmm楼主应该是m酱吧。
  9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是。还有m酱是什么鬼?
  M说最近刚忙完想拍几套cos看我技术不错可以约下片子。然后他和我交流了一下要拍的角色设定理解和场地就愉悦地定下了拍摄的时间。
  M找我约的第一套片子是fgo某个master厨,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知道的人应该清楚。
  总之第一次合作是非常愉快的,好评的人也很多。
  10L bikabika
  m酱?是不是上次社团联谊聚会唱k的时候超可爱的那个?
  11L 既然都是死宅了拍什么片啊
  唱歌超可爱……?你这么说我就有点懵了,因为上次联谊我没去啊超麻烦啊
  12L bikabika
  这么懒癌,是明老板吧
  13L 既然都是死宅了拍什么片啊
  是,那个M我应该听说过……嗯回头再问问。
  14L 巨像能对空
  确实是m酱2333看来m酱被打击的不轻啊
  15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老实叫我m吧,m酱是什么鬼我是汉摄。
  第二次合作是街拍,街拍完我还请她吃了一个提拉米苏,可能那时候就有想撩他的想法了。
  接下来他的片子基本都是我拍的了,
  16L 巨像能对空
  嗯哼我知道M是谁了,需要我艾特他吗m酱☆
  17L bikabika
  M不会是她吧?!等等她是男的?!
  18L 千里共婵娟
  是啊,是男生。
  19L 巨像能对空
  看来海鲜君也不知道啊……
  20L 毛绒绒暖呼呼
  你们都不知道吗?!
  woccccc
  19L 巨像能对空
  看样子是的(沉痛的表情.jpg)
  21L 毛绒绒暖呼呼
  他没说明自己性别吗?
  22L 千里共婵娟
  推特上没说过,似乎私底下也就几个人知道。
  23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看到不少眼熟的。
  至于为什么知道M的性别,完全就是因为昨天我的告白吧。
  和他相处久了我也知道M很喜欢喝茶这回事,昨天刚拍完片子我就拿着一包玫瑰花茶去找他表白了。
  我在这之前,还没喜欢过任何人,对,我是成年人。
  所以M相当于是我的初恋。
  当M听到我的告白的时候眼神变得疑惑起来,他问我:“你知道我是男生吗?”
  我……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回复M?他的片我已经帮他后期好了还没发过去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24L bikabika
  这……
  25L 巨像能对空
  这是个被上的故事
  26L 毛绒绒暖呼呼
  心疼楼主,你现在对他是什么看法?
  27L 千里共婵娟
  +1
  28L 既然都是死宅了拍什么片啊
  心疼
  29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谢谢业内拍猫大佬的安慰,其实我知道他性别后不是那么讨厌……你是他弟应该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吧
  30L 毛绒绒暖呼呼
  maba酱手速好快跟不上orzzzz我弟啊,还好,就是看上去有点担心,不知道他对你怎么想的。
  32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我还是把片子发给他好了。只是这样应该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
  33L bikabika
  心疼楼主,虽然我是佳能党,但是在这个问题方面,佳能和尼康没有鸿沟!
  我们摄影利用镜头让妹子展现了她们的美帮她们找到了男朋友,而我们,却依旧和镜头相机谈着恋爱。
  34L 巨像能对空
  看M的反应没有拒绝你,那么就是不讨厌你咯?不过只是因为你对他告白怕你把他当女孩子看待想说明这一点而已。
  35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嗯好,谢谢你们。
  36L 千里共婵娟
  哈哈哈,我不讨厌你哦?
  不过你也不讨厌我也没问题了
  这次你拍得很好看,我很喜欢(比心)
  37L bikabika
  wocccccc新月大佬?!
  woc果然是maba和新月!
  38L 毛绒绒暖呼呼
  这冰冷的狗粮在我的脸上胡乱地拍
  嫂子祝你幸福……
  39L 既然都是死宅了拍什么片啊
  woc
  40L 巨像能对空
  这真的是个被上的故事!
  41L 千里共婵娟
  虽然很抱歉开了小号啦……不过下一次我可以继续找你拍片吗?
  42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果然是你。嗯好。
  43L 千里共婵娟
  哈哈哈那就好,那么不介意嫁进来吧?
  44L 性别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非常介意!这情节怎么变的比我手速还快?!
  [帖子已被管理员设为置顶贴]

[三鹤山]残响02

这次更新其实就是解释世界观的,没什么剧情

        得到医生允许回到训练场的山姥切国广的表情终于柔和下来,比起医院他更喜欢这里,这里是地上世界以外唯一能够让他满足好奇心的地方。
  这座训练场是针对地面作战而设计的,可以在这里看到地底世界难得一见的沙漠和破旧大楼。在投影技术支持下显现的地底苍穹中,这是唯一能够追溯过往辉煌荣耀的痕迹。
  “我很小的时候忘了在哪里听说过,”他想起来很久之前No.130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说的话,“2046年之前地面的世界并不是这样的。”
  2046年之后各国的储备粮被耗尽,大量人口开始逃荒,世界四处爆发战争,在这一次灾难中有60%的人类死去。
  有部分人躲进了地下苟延残喘,这是未来地下世界的雏形。
  灾难在2051年结束,刚稳定下来的各国政府需要顶尖的人才领导国家发展,作为幸存者之一的基因学家欧若拉提出了「天使」计划。
  「天使」计划旨在通过修改人类基因使孩子们拥有超人天赋,例如修改关于大脑的基因,使孩子的记忆力远超常人,或者修改体格的基因使孩子体能远高于其他人。
  但是计划失败了。
  大多数孩子要么因为修改的基因过早去世,或者就是身体残疾,能够成功存活的孩子很少。
  那时候重新起步的人类文明开始对这个计划提出了异议,理由是「天使」计划断绝了其他普通孩子的发展机会。
  “上帝不希望天使拯救人类,但我希望。”在最后的会议上,欧若拉这么说。
  接下来政府开始严令禁止基因实验,然后封锁实验室,遣散实验人员,暗杀主要领导者。
  欧若拉逃过一劫,到达了地上世界,甚至借助部分想要完善人类的人的力量恢复了实验室。
  她现在的实验室无人知晓位于何处,只能通过各种资料搜寻。
  现存的天使不多,他们的命运要么是被秘密监禁要么是被派往军队作为兵器。
  No.003和No.130就是其中两个被作为兵器的天使。

「狮山」所以金平糖和奥利奥是什么鬼啊?

  狮子王×山姥切国广
  狮子王最近得了不蹭吃就会死的病。
  具体表现为每到下课就一定会跑去蹭同学零食,然后拿着一小块同学的薯片或者饼干津津有味地和同学扯淡。
  至于狮子王怎么患上蹭吃这个病一直是谜,因为狮子王不是自己买不起零食,而是单纯的喜欢蹭吃蹭喝。
  同学们后来渐渐地习惯了狮子王的蹭吃,同时也开始了蹭狮子王零食的行动。
  最后狮子王和同学们达成了一个默契:狮子王要是来蹭吃,那么狮子王也要带一包零食过来给同学享受。
  这样诡异的习惯只有孤僻的山姥切国广同学不知道,也许是他下课时很少把零食拿出来吃的缘故。
  他最喜欢一个人放学回家的路上一边走手里拿着一包饼干糖果什么的一块一块地慢慢品尝,所以他的书包里从来不缺零食这种存在。
  今天山姥切国广有点大事不妙,他今天起床的时候脑内昏昏沉沉,居然忘了吃早餐,而他直到下课时肚子提出抗议时才想起来这回事。
  看来只能动用书包里的零食了。
  山姥切国广掏出了书包里的一盒奥利奥,不妙的是这盒奥利奥还是少女心满满的草莓味,要是被人看见的话会不会被说娘炮啊……
  好绝望啊。
  山姥切国广饿着肚子看着草莓味的奥利奥沉默了。
  这是一场尊严和饥饿的斗争,然后尊严输了。
  何必和吃的过不去呢,娘炮就娘炮了!草莓味还挺好吃的呢!
  山姥切国广满怀期待地撕开了奥利奥的包装开始大快朵颐。
  
  狮子王扫视了班级一周,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掏出零食来吃。他有气无力地趴在书桌上,感觉整个人生都充满了绝望。
  ……直到他瞥见山姥切国广正在吃奥利奥……?
  奥利奥!
  狮子王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兴高采烈地掏出一包金平糖,走向山姥切国广的座位。
  “我可以蹭一块奥利奥吗?”
  吃得正在兴头上的山姥切国广抬头看见笑得灿烂的狮子王递给自己一包金平糖顿时愣在了那里。
  发生了什么?
  山姥切国广一脸懵逼。
  狮子王笑着擦干净了山姥切国广嘴边饼干的碎屑,附在山姥切国广的耳边说道:“我蹭一块奥利奥可以吗?”
  话语混着热气烧得山姥切国广的耳垂红通通的。
  “可以……!”
  “谢啦!”狮子王随手抽走一块奥利奥塞到嘴里,同时倒出几块金平糖放在山姥切国广的手里:“给你的。”
  山姥切国广看向手里的金平糖,是粉色的爱心。
  这……这是怎么回事?
  山姥切国广对着手里的金平糖默默无语。
  “金平糖很好吃的啊,快点吃啦。”狮子王拍拍山姥切国广的肩膀,“说起来山姥切你很喜欢吃零食吗?”
  “嗯……”山姥切国广满腹疑问地把糖都塞进了嘴里,点点头。
  “糖很甜吧?”
  “嗯。”
  “奥利奥也很好吃哦。”
  

[三鹤山]残响

被被截肢注意
8月11日23:44
添加了一部分文字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封闭压抑的地下实验室里,那个人的视线冷冷扫过了一排排培养罐,“如果两个人的基因是一样的,那么他们的灵魂也是一样的吗?”
  另一个人用着有点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您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问题不是由我来考虑的吧。哈哈哈。”
  对话中止,只有重叠的脚步声融入了这片死寂的空间。
  
  尘埃散去,被视为地底世界大敌的β型战斗兵器轰然倒下,发出了机械的悲鸣。
  “No.130和No.003确认存活,No.095失踪。A级危险品尚未找到。”No.130不耐烦地结束报告,很快就收到了指挥官的消息:[放弃搜寻A级危险品。优先搜寻No.095,把他带回通行装置。]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No.130笑着摇摇头,“不用您说我也会把No.095带回来的。走吧,No.003。”
  在沦为废墟的巨大建筑里寻找一个人并非易事,幸好能够通过植入体内的跟踪器确定No.095的位置和身体状况,不然在这里要同时做到避开残存战斗机器和搜寻队友可真是困难重重。
  [加快速度到达我发给你们的坐标点,No.095现在生命体征微弱]
  “哈哈哈,我知道了。”No.003虽然语气看似漫不经心,可是步履却在加快。
  两人一路躲避残存的ψ型战斗兵器,直达坐标点。但是要这两个人满眼废墟的建筑物内单凭肉眼寻找失踪者可真是困难。
  两个人不假思索同时打开了战术目镜的红外线探测装置,穿越毫无温度和生命的钢铁零件砖瓦石砾锁定了那个他们一直在寻找的队长。
  “你那个液压什么借我一下。看我挖出一个什么样的队长?”No.130笑容依旧不变,可视线死死锁住那片废墟。
  看那几块零件应该是α型战术兵器,那么这里应该有「天使」计划的实验室了。
  “是液压扩张钳。”No.003递过去一把轻型液压扩张钳,自己也拿出另外一把开始清理废墟。
  搬开了最后一块瓦砾,昏迷状态的No.095出现在两人面前。
  “挖出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队长呢。”No.003和No.130扛起No.095踏出沦为废墟的建筑赶往通行装置。
  回到地下迎接这三个人的是一辆军用救护车,敞开的救护车门口的几个人早就等候在那了。他们无视了两个还能站起来的人,直接把伤得最重的No.95送入救护车。
  
  No.095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苍白。
  脸上还有个呼吸罩?自己真的伤得那么重吗?
  他尝试着抬起右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是机械构成的仿生手。
  看来自己伤的挺重啊,都要装上仿生手了。
  醒来后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个戴着白色口罩还冷冰冰的医生。
  “您的右手和左腿因为冲击和长时间的压迫中坏死,在送来的时候我们对您进行了截肢,但是您的指挥官要求为您装上仿生手和仿生腿,所以您不必担心日后行动的问题。”
  No.095只能冷冰冰地看着他,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情况。
  No.095见到的第二个人是很少露面的指挥官,他那苍老的脸上写满了愧疚。
  终身未婚的他一直把No.095视为自己的儿子,这次No.095的重伤对他的打击很大吧。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那里可能是「天使」计划的实验室。”
  “…同时我想谢谢你,拿到那些东西真是辛苦你了。”
  那些东西,不仅有A级危险品,还有一份文件,看装订方式似乎是一本实验记录。
  “这几个月我会陪你进行康复训练,之后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谢谢。
  对于自己的手和腿换成仿生腿其实No.095的感觉并不大,因为触感和行动都与往常无异。
  “如果你想的话,我会想办法做那个实验。”
  那个实验其实是提取DNA克隆出原先的手脚,但是这个行为早就是违法的。
  不要做。No.095的眼神明确地拒绝了指挥官的想法。
  老人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惊讶: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好吧。按你想的来。
  抱歉。

 “山姥切国广的意志力很强,他的康复训练进行得是我见过的最快的。”医生抽出了No.095的病历本递给了老人。
  “他一直都是这样。我很担心他会赚牛角尖。”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有我们两个照顾队长,就算他的头要去撞南墙我也会拉回来的。”No.003三日月宗近微笑着解决了老人的忧虑。
  “说得好像我不会拉住他一样!”No.130鹤丸国永气呼呼地对No.003的发言提出了异议。
  “哈哈哈,我倒是认为你会和他一起去撞南墙。”
  “不可能!我现在就去问队长!”鹤丸国永虽然机灵却总是在例行关于队长的吵架中败北。
  老人看着这两个人再一次为谁去照顾国广拌嘴,忽然想起来很久之前听到过的一段录音。
  
  [我不同意把这些孩子称作天使]
  [哈?您在跟我开玩笑吧?这些孩子可都是身体素质或者大脑方面得到过强化,其天赋远远超过常人,他们难道不配称作天使吗?]
  [就算这样,他们还是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天使们拥有如此优秀的素质,以后注定会被政府盯上,喜怒哀乐之类的情感于他们而言重要吗?]
  [欧若拉……!]
  [我还以为你和他们有什么不同,现在看上去你也只是个不肯认清现实的傻瓜啊。]
  
  出了医院,老人慢慢踱回了自己的家。A级危险品已经交还军方了,而那本No.095拼死拿回来的文件他征得了军方的同意,拥有了翻阅这个文件的权限。
  第一页被翻开,带来了地上世界干燥无情的气息。
  
  [2059年1月23日]
  编号为003的天使降生了!
  按照他母亲的心愿,他的DNA被修改得使他长相又帅气体格又健壮脑袋又聪明。
  这个要求……是母亲都会提出来吧。
  幸好不是由我来照顾他,他真的是我见过最吵的婴儿。
  他的母亲还说什么由我来起名字?我起名字的水平可没他的母亲一样高。
  只有他母亲才会起三日月宗近这么好听的名字吧。
  
  这行字被血模糊得看不出来,推测应该是日期。
  这是第几个天使出生了呢?
  我不记得了。但是这个天使的母亲提出的要求真特别。既要求保留孩子的白化基因,又要求白化不影响孩子的正常生活。现在想起来这些要求还是很头疼。
  不过最后总算是达成了那位母亲的要求。
  这个孩子我去看了看,他真的很像我心目中的天使。
  可他的母亲说他白得像鹤,索性叫鹤丸国永了。
  母亲们比我这样只会埋头研究的人更会起名字呢。
  
  ……
  看样子,这是「天使」计划主导者的日记吧。真是无巧不成书,其中两个参与了实验的孩子就在自己身边。
  那么他们知道自己是实验品吗?
  这个念头如同一条蛇迅猛地爬过了老人的心头,带来一丝寒意。
  先试探一下吧。
  
  山姥切国广坐在病床上盯着自己的右手,手指可以灵活操控,不看外观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腿也是除了外观没有任何不同,要不是医生极力劝阻他伤还没有完全好起来,他真的想试着跑一跑,躺在床上的这一两个月让他觉得自己关节快要生锈了。而康复训练完全无法满足他运动的渴望。
  他巴不得赶紧出院,然后把天天跑来吵醒自己的三日月和鹤丸好好地打一顿,告诉他们队长就算是重伤躺床上一两个月也还是他们的队长。

没错他们在发光!!!!!!!!

目前爷被谷子的大合照:3
写个repo?顺便要是有哪个太太出图上这些谷子同系列的爷爷谷子请务必找我啊!
我想点名寿屋吧唧和挂件啊!豆豆眼怎么那么好看!而且居然能凑齐爷被真是太幸运了,就是吧唧是铁的很怕生锈就是了……
爷被趴趴也超赞!捏起来软软的超可爱!就是被被的标签不小心卡在拉链上了扯出来后便签变得非常的吃藕(心疼自己三秒)
被被趴趴旁边的是立体吧唧,吧唧很美好但是背后直接一个别针突然有点懵逼
飘花挂件的话……被被的是最后一个!爷爷的怎么国内那么难收!不知道香港的A店有没有,有的话就去买一个凑爷被
下面那个粘土挂件我似乎中奖了,被被的嘴有点残念(绝望的眼神.jpg)
H赏被被挂件大概是我现在最大的挂件了吧……真的好大啊,好像没有爷爷的不然我也想收一个凑爷被了……

[复健小短篇]这是一把玻璃渣

cp三山,第三人称视角,伪科普

  很小的时候,我和奶奶一起住在老家。那时候最美好的记忆大概是一个人漫步林间所见的风景,也因为身体刚开始好转就经常一个人去林间玩耍的缘故,我被人们称作为身体不好的怪孩子。
  在林间也不是说没有遇到过危险,比如有次捡起一片形状好看的枫叶的时候,似乎有人差点用脚把我绊倒了,不过在我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披着破烂斗篷的人把差点摔倒的我扶了起来。
  那个人他的头发和村里人们黑色的头发不同,是阳光般灿烂的金色。虽然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可那翡翠一样的眼睛还是隐隐有些忧虑。
  “没事的话快点下山吧。”他拉着我的手似乎想带我离开这里。
  “为什么?”我当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他没有回答,径直拉着我从一条小路走下了山回到了村子里。
  “你住在这里吗?我好像没见过你。”我从来没有在村子里见到过和他长得很像的人。
  他还是保持沉默,只是领着我走到了我家的门口。
  “快点回去,和我待在一起对你身体不好。”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谁?”我转身问道,却发现他已经走远了。
  我打消了回家的念头,打算偷偷跟着他看看他的家到底在哪里。因为既然能知道我家在哪里,那么他一定是村子里的人。
  他顺着蜿蜒的村中小路一直向前走去,我悄悄地跟在后面。
  他最后在一间屋子的门口停下,身形却不见了。
  那间屋子是一个大哥哥的屋子。
  在我身体比较好能下床的时候,有时会去那个大哥哥的家里玩。
  那个大哥哥名字我记得叫三日月宗近,似乎是为了避难回到了老家,因为他性格温柔好相处,所以很多人都很喜欢他。而他因为和城外有联系,有时进城会带几包糖果回来分给小孩子们。
  只是大家都说三日月似乎是武士的儿子,因为在他的家里,会摆着一个刀架,上面放着一把刀。
  据说他极其珍爱那把刀,那把刀是他家里唯一绝不允许小孩子乱碰的物件。
  我跟着那个人到三日月的家门口时三日月并不在家,我只能空手而归。
  说来奇怪,回到了家里我就开始咳嗽发烧,那是我唯一一次发烧烧得那么严重。奶奶说一定是出去玩惹上什么东西了,于是她就趁我身体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带着我去了神社。
  神社的人说哪里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怕是和煞气重的物件待久了吧。
  在生病的时候,我一直都惦记着那个人究竟是谁。
  总之这病过了半个月总算是好了,趁着身体刚好的时候我就偷跑出家里找到了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对于他家有个金发碧眼的人这件事是一无所知。
  后来奶奶不知怎么知道了我的这件事,叫我以后少去三日月家里玩。
  “三日月家里那把刀……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以后少去他家里玩,见到那个人也赶紧回家。”
  我不明白为什么奶奶不让我去三日月的家里。
  后来我听说奶奶找三日月谈了谈我的事,不多久一个阴阳师就带着我离开了村子。
  再后来我拜了那个阴阳师为师,成了他的徒弟,我才知道原来我所见到的那个金发碧眼的人是一位本体为山姥切国广的付丧神。
  那时候的我身体很弱,外加天生的体质看到这些自然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山姥切国广作为一把实战刀自然身上带了点煞气,我身体太弱仅仅和他相处了一会就是卧床不起。
  
  
  
  最后的关于三日月宗近和山姥切国广的消息,是我奶奶去世之前告诉我的。
  在我离开村子后没有几年,村子差点被强盗所毁。三日月虽然持有山姥切国广,但是并不会剑道。而最后有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据村子里幸存的人们说,村子那时燃起冲天大火,有个被白色斗篷遮住面容的人持着三日月宗近的刀砍向强盗,单凭一人之力保护了整个村子。
  人们在强盗席卷村子之后发现了三日月宗近,他死的时候还是紧紧地抱住山姥切国广,就算尸体被烧得几乎难以辨认,但是刀却完好无损。
  

被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赞美代购爸爸!